结束很久的一场比赛为何在多年以后推翻结果重新比赛

在巴德福特城以3:2打败纽卡斯尔联队的那天晚上,两个俱乐部的球迷聚集在巴德福特城希顿路的喷泉酒吧。这个酒吧分别是巴德福特城球迷俱乐部在希顿的分部和纽卡斯尔球迷俱乐部在约克郡分部的总部

“我们在1911年的足总杯赢了你们。”一个巴德福特城球迷说道。“但足总杯的进球越位违规了。”一个纽卡斯尔球迷说

突然间,这次谈线年足总杯决赛,而非今晚比赛的结果能够影响巴德福特城队降级或是纽卡斯尔晋级。巴德福特城的球迷们发现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情:一件1911年足总杯球衣复制品被拿出拍卖;另外,球迷俱乐部已经与考文垂的理查德·爱德华兹取得了联系,这个人说自己是1911年足总杯中,使巴德福特城队以1:0战胜纽卡斯尔联队的得分球员吉米斯皮尔斯的亲戚。

在双方球迷之间进行一场比赛,以此重演1911年足总杯决赛难道不是一个绝好的主意吗?

巴德福特城提供瓦利帕拉德场地。但是,由于一场鲁姆贝洛斯杯比赛,比赛日期不得不由9月17日星期二推迟到9月29日星期日。1911年所用足球被从陈列柜中拿出来拍宣传照片,一份复制的比赛程序单也被印出来了。在比赛当天,许多队员们乐此不疲的展示着他们的发型和假胡子。

最大受益人是巴德福特城大学的彭斯研究联盟。就在6年前发生在瓦利帕拉德的一场大火中55人死亡210人受伤。而这项重演1911足总杯计划的价格已达到800英镑。巴德福特城球迷马克·尼尔,比赛的组织者,后来在《城市绅士》杂志的一篇特别报道中描述当时的情景:“在更衣室里,整个球队换了服装。我们发现穿着复制球衣的自己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在球场上,我抱着191年使用的足球被从各个角度拍照。我们想体会这一时刻的感受但是根本没有时间。我再次进入更衣室的时候,媒体们正在给他们拍照,所以你看到,我们在球场上干站着,想热身却没有球,比赛官员也不知所踪,我呢着急上厕所。剩下的,就是人们口中的历史事迹了,或者说是历史的重演。

尼尔和他的队友们在完成一直都梦寐以求的理想:在瓦利帕拉德代表巴德福特城队参加足总杯决赛,尽管尼尔更希望当他去厕所时比赛并未开始。巴德福特城队的吉祥人物詹姆斯·霍奇金森踢进了线年足球,他的曾祖父本应踢进同一球,这一球迅速被现代等同物所替代

纽卡斯尔联队上半场表现较好,中场以1:0领先。巴德福特的年轻球员在下半场将比赛扳平。正当比赛眼看将以1:1战平结束时,裁判颇具争议地判给纽卡斯尔联队一次罚球。结果罚球得分,纽卡斯尔联队以2:1胜出。

“这只是一个罚球。”一个巴德福特城队的年轻人赛后说“我们必须再比一次。”

他们的确这样做了。这个比赛现在每年于足总杯决赛的早上,在曼宁汉姆米尔斯进行。双方球迷继续保持友善。当专业球员如约翰·亨德里和彼得·杰克逊分别为双方俱乐部效力时这种关系更加密切了。只要比赛结束,这两支球队总会回到喷泉酒吧观看足总杯的比赛。当然,只有一次例外,那就是当纽卡斯尔联队打进真正的足总杯决赛时,重演比赛推迟了一周

试想一下,下一次巴德福特城和纽卡斯尔联队在足总杯决赛中相遇该是多么有趣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