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穆罕默德把忌食猪写进教规? 了解古代忌食猪忌养猪的合理性。

原因很多:比如有一系列的观点,猪不干净,喜欢吃屎!猪长得丑,贪婪!猪在饥饿时的会吃幼子!猪乱性!猪肉不是什么好东西,生病的时候没有医生会建议买点猪肉来补补!运动员从来不吃猪肉!(

这些观点的逻辑都是猪肉=垃圾,不吃猪肉=高人一等。不是原因,而是基于不吃猪肉的现实的一种式的倒推,类似于日本自卫队规模很小,日本人告诉原因是我们日本人热爱和平一样。

日本自卫队规模很小的根本原因在于日本《宪法》严格限制陆海空自卫队的数量。

因为《古兰经》第六章明确写了“血、猪肉、自死的、以及未以真主之名宰牲的,不可食。”

是不是觉得智商被侮辱了,我又不信《古兰经》你给我说这个?所以我们回到标题,为什么穆罕默德规定不能吃猪肉?

马来西亚和中国都是现代国家而不是8世纪的政教合一神权国家,不会用教规约束人的行为,更不会把教规当法律。

猪是一种几千年前就被驯服的家畜。在人类进入农耕社会后,除了渔业资源丰富的地方,比起牛羊兔,猪绝对是成本最低的肉类来源。但是为什么的先知就和猪有仇,要单独把禁食写进等同于法律的教规?

1.不吃猪不养猪不是的专利,更不是穆哈默德发明创造拍脑袋想出来的。

字面意义上的脸朝黄土背朝天,你看这是猪待的地儿吗?在这片缺水缺绿洲的阿拉伯半岛上长期存在禁止养猪的传统。原因想想就猜得到一二,大概分三点。

其次,人口稠密的绿洲每一寸都很宝贵,与其在占用绿洲的地养猪,为什么不在沙漠里放羊?

最后拥挤绿洲防疫和卫生条件本来就差,猪的生活环境恶劣从而感染寄生虫污染水源,导致整个绿洲都会面临寄生虫病的危险。而猪也是类似流感那样各种传染病(瘟疫)的传播者。

在这个地方的阿拉伯半岛亚原始宗教,以及他们的邻居红海沿岸古埃及人,曾经住在西奈半岛的犹太教徒,都对猪肉没啥好感,因为他们的环境条件不像半岛人那么极端,但也是类似的。犹太教教规更是严格规定忌食猪肉。(现代犹太教徒不像完全不鸟这项教规)

不仅仅是半岛地区,从埃及到整个中东都面临缺水缺地两大难题,从经济性的角度讲,其他牲畜牛可以耕地,羊可以每年提供羊毛,鸡可以下蛋。而猪只有在宰杀时提供肉和猪皮。这片大规模养猪只有两河流域水草丰美的时候,那之后猪这种牲畜在这片生存环境艰难的地区变得越来越边缘化。

我们不知道阿拉伯半岛禁食猪肉的传统可以从追溯到多早,但是在同样面临人猪争地,农业条件更好的埃及。最迟在在古埃及新王国时期(前1567年至前1085年,图特摩斯三世与拉美西斯二世均在此期间统治埃及),猪已经成了非难的对象与宗教的禁忌。

根据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记载,在埃及,猪被视为不洁净的动物,若有人路过时意外触碰到一只猪,那么他会立刻跑到河边,连衣服都不脱就跳下去洗浴。同时,尽管极少数埃及人还养猪,但这些人均属于最卑贱的阶层,实行内婚,而且被禁止踏入任何一座古埃及神庙。

歧视归歧视,利害道理大家都懂,那为什么养猪这个职业还是存在呢?因为两个字:需求。

印度电影《月亮河》里的女主人公是一位住在寺庙里的贱民阶层的,但是除了留学归来的男主角周围的所有人都不想碰到她甚至看到她。那为什么地位如此卑贱的人还是存在,甚至是住在寺庙里,原因就是因为有高种姓地主老爷(男主角父亲)的需求。

养猪业也是,猪作为相对其他家畜成本最低的肉类的事实并没有变。如果平民想要开荤,贵族想要长期吃肉。尽管成本已经很高了,但是养猪仍然是相对其他肉类成本更低的选择。

阿拉伯半岛在崛起之前根本没有统一过,纯粹的地理概念。这里是小亚细亚东正教东罗马帝国和科普特教的埃及王国以及中东祆教萨珊波斯王朝三方角力的战场。阿拉伯人半岛的部落居民,就是游走于这三大势力的商人,雇佣兵,强盗。政治环境非常不稳定,难以通过法律对整个地区实现禁猪。政治环境非常不稳定,难以通过法律对整个地区实现禁猪。

而一旦某个地方爆发传染病,因为猪肉走私和人员流动,即便是禁猪的部落也不能幸免。这严重动摇了统治者禁猪的决心。

综上所述,养猪无法禁止的前提下,养猪作为一项卑贱职业任然存在。可是领地每多养一头猪,就意味着要少养活两三口奴隶或者一两口自由民。这对领主来说不过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而对奴隶来说绝对意味着要被卖走的噩梦。事实上,用宝贵的粮食和水喂猪会带来领地里所有人的不满,比养猪带来的卫生恶化和瘟疫问题。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祸害人的东西,但是又不能回避庞大的需求群体。而当地统治者的要么没有禁令,要么有禁令无法实际执行。这种流脓之创就在当时阿拉伯半岛上横行。

,是同胞心中的圣人。众多观网网友心中的神棍。辩证法啊,辩证法啊,要批评这位前辈太容易了,一天时间我能码上万字。但这位伟大的政治家一定是做了非常正确的事情,才塑造一个庞大的阿拉伯帝国的框架,才建立了一套有效的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文一教授:?)

他把他的政治主张全部写进了《古兰经》,《古兰经》与其说是教义更不如说是一部教规法律。他的口号“皆兄弟”是在公元7世纪连现代民族概念都还没有明确的情况下喊出的。超越了国家和民族。动摇了半岛上的诸多部落靠血缘延续的政治制度,统一了自己的队伍。他提倡提高妇女权利善待并尊重他们的母亲女儿和姑妈,彻底废除了残忍的弄瓦(活埋女婴)。他批评贵族“肉食者鄙”,削弱贵族权利,提高神权,即政府的权利。

总之尽管近代惨遭西方史观的观点抹黑,但是教在7世纪的阿拉伯半岛是一股进步的力量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观点不能当饭吃,仅靠嘴炮显然不能占领麦地那,进军圣地麦加。

各种记载中穆罕默德走到哪,他的信徒穷至放羊娃,达至苏菲部落贵族都一直跟在他身后长长的队伍里。打败一批又一批企图拒绝意志的大贵族。

穆罕默德究竟有什么政治主张,才能拉拢和团结这样一大批来自不同阶级的人呢。

6.以神的名义,不准吃猪肉!穷人造反打倒昏庸的贵族,猪肉这种沙漠公害,竟然成了穆罕默德队伍里的最大公约数。

穆罕默德的拉拢人群大招,的就是那句口号“皆兄弟”,追求一个在神权治下的平等。而作为实现这个目标的关键一步,穆罕默德提出了释奴运动,一种缓慢而渐进的,以不奴役为目的的废奴改革。(有兴趣可以查一下释奴运动的具体措施)

而禁食猪肉,保障奴隶至少不被猪圈里的挤出绿洲。就是这场运动的一部分。禁止养猪受益最大的是奴隶,但因为养猪实际是沙漠里的公害,自由民和小贵族也认同。唯一利益受损,就是不能吃到猪肉的大贵族,于是他们被穆罕默德批倒批臭,武装革命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替代他们的行使统治的是追求古兰经教义,更加清心寡欲对猪肉没有需求的教权阶级。

禁食猪肉起到的作用和我党在解放区搞禁是一样的。保护了底层人民的利益,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从而团结了队伍,利益受损的人是敌人,是革命对象。

简单的以禁猪为标准,就解决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革命首要问题。妙啊!

之前阿拉伯半岛地区各种禁猪失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策难以持续。毕竟随着统治者的去世,他的政策再英明也会被篡改。

怎么让这样穆罕默德想了个好办法。规定了《古兰经》一字不可改,先知逝去,哈里发要代行先知的职责。这样《古兰经》里的政策就有了延续性。可以执行下去,直到实现穆罕默德的理想。形成一种遵循先知意志的传统。

另一方面不同于同时期基督教平民对《圣经》(全tm拉丁文谁看得懂)一知半解,依赖教士布道。《古兰经》作为教规同时也是法律完全深入到了平民生活中从小就要学习,即便是允许在教国家生活的非也要学习,世界打官司不能有律师,被告自己用《古兰经》为自己辩护,而法庭裁定的标准也是《古兰经》。这种从小的学习形成了一种式的道德观。这种道德从心灵上减少了违反教规的几率(吃猪肉的几率-。-)

所以禁止养猪吃猪这种教规得到遵从和维护根本条件是有两个:一是有恶劣的农业条件导致养猪挤占口粮,二是还要有能做到严格遵循教义的神权统治阶。否则就算传统和道德在根深蒂固,终究会在现实面前慢慢退潮。教传播到了世界很多地方,经过了漫长的岁月,有的地方和阿拉伯半岛一样一穷二白,有的地方富的流油。

就比如到了现代,条件一至少在我国很多地方已经完全不成立了。别说现代,古代部分较世俗化的地区,比如埃及尼罗河中游部分地方,伊朗的马赞德兰,照样杀猪吃猪。

因为穆罕默德死后教派大分裂,不同教派还要遵从不同的学派。这些学派可以不同的解释《古兰经》把《古兰经》变成符合自己统治需要的版本。比如《古兰经》也说过“如果是形势所迫,吃禁止的食物,只要不过分,是允许的,是没有任何罪过的”甚至可以为了生存“假意改信,日后悔过”。基于此古代某些世俗派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古兰经也禁酒)。这和来自穷苦地方的简直势同水火,所以教各种分裂简直不可避免。

而猪肉吃不吃这条教规也由教最早在阿拉伯半岛上的全票通过,变成了各派之间各种扯皮了。

最后重申下结论:禁止吃猪养猪是古代教国家作为近东和中东地区进步势力的一项举措。他的进步性和合理性主要局限在当时,又不止局限于当时。

我尊重我国同胞,特别是条件艰苦的同胞不吃猪肉的传统或者风俗,但我们也要我国同胞有权吃到任何一只合法宰杀的猪肉的权利。更不允许境外宗教人士用教规来禁锢同胞公民的思想和行为。

对于那些视同胞忌食猪肉为陋习,为落后愚昧信仰宗教表现的人。也请反思你们的歧视完全是错误的,没道理的。我十年前在新疆乌鲁木齐维族餐厅吃过一次回锅肉,那个猪肉很难吃,太瘦了,一吃就知道是泔水猪。因为即便是新疆自治区首府,也没有足够的土地和水供应给大规模养猪场来养出吃饲料的健康猪肉。更何况在条件更加艰苦的南疆地区。根据《新疆牛羊肉产消水平变动之研究》南疆同胞的肉制品消费也在飞速提升,生活得到改善。但这些同胞的处境和千年前类似,养猪意味着人猪挣食。他们更愿意遵循传统,通过放牧获取牛羊肉,而不是听从键盘侠的意见像十年期间那样寺里养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