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票房|《杀手疾风号》被批“洗白”伊坂幸太郎打圆场

上周末,北美院线迎来索尼影业新片《杀手疾风号》(Bullet Train,又译《子弹列车》)的上映,该片在4357家影院取得3012万美元开画票房,基本符合业界预期。

《杀手疾风号》改编自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畅销小说,讲述一群性格、本领、目的各异的杀手聚集于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上的故事,由布拉德·皮特、真田广之等领衔主演,制作成本约9000万美元(光皮特的片酬就占2000万美元)。相比60岁的汤姆·克鲁斯,58岁的布拉德·皮特其实并不以动作片见长,但据说本片中的打戏,他自己完成的部分约有九成,只有难度最高的一些才交给替身去做。按照熟悉索尼影业的业内人士的说法,公司考虑过要将《杀手疾风号》拓展成类似基努·李维斯的《疾速追杀》那种系列作品,当然前提条件就是这第一部的票房成绩要足够出色。

该片导演大卫·雷奇(David Leitch)的成名过程颇为励志,他与皮特相识是因为在《搏击俱乐部》剧组担任后者的替身。这次合作相当愉快,于是接下来皮特拍摄《墨西哥人》时,又主动向剧组要求让雷奇做自己的替身。2005年的《史密斯夫妇》是雷奇最后一次担任皮特替身,之后便不再满足于仅仅只干武行。

于是,雷奇从副导演、第二组导演等基层工作做起,逐渐积累经验,2014年时与好友查德·史塔赫斯基(Chad Stahelski)联合执导了《疾速追杀》一片,大获成功。之后,他独立执导的《死侍2》《极寒之城》和《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不论影片整体口碑如何,至少在动作戏方面都绝不失分,而这一次的《杀手疾风号》,目前看来也是一样。虽然影片在影评网站“烂番茄”上只有54%的影评人好评度,但评论里基本都很肯定片中的动作戏部分,认为在火车车厢这种狭窄空间内,难得打出了新意。

《杀手疾风号》上映前其实有少许负面新闻。部分在美日本人权益团体指出,影片既然改编自日本作家以东京为背景的小说,而且还决定将电影背景也放在日本本土,那就不应该改编小说主要人物的种族属性,不该让皮特这些非日本人来扮演小说里的日本人角色,而且近年来早就有《攻壳机动队》《奇异博士》等好莱坞电影,因为这种“洗白”的做法而受到批评。好莱坞会这么做的根本原因,还是对东方人的不尊重,不相信亚洲演员也能在剑指全球市场的商业大片里担当主演。

结果,倒是小说作者伊坂幸太郎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剧组说话。他表示,自己小说里的那些人物也好,背景也好,其实都是虚构的产物,那些杀手都不一定是人类,更何况是日本人了。而隶属于日本索尼集团的索尼影业方面也顺水推舟地祭出了类似“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世界的就是民族的”论调,强调如今这样的人物设定,反而证明了小说故事本身超越种族的普世吸引力,而且故事本身也有着“日本的灵魂”,基本平息了这一次的“洗白”争论。

《杀手疾风号》的上映标志着今年开年以来好莱坞的复苏势头将有所放缓。因为随着八月北美的学校结束暑假陆续开学,电影观众人数整体上势必趋减。更重要的还在于,直到10月21日巨石强森的《黑亚当》上映前,北美影市之后这连续两个多月里,基本就没有当红好莱坞大咖领衔的商业大片全新上映了。而这一切,当然也是受到此前两年多时间里疫情反反复复的拖累——既影响到了新片的拍摄进度,也影响到电影公司的宣发工作和档期安排。

另一方面,缺少新片上映,对于《杀手疾风号》来说,反倒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之前上映的《壮志凌云2:独行侠》《雷神4》等大片,该看的人都已看过,想要多看几遍的也都已经二刷甚至三刷,接下来又没别的同类型电影可看,机会就只能留给了《杀手疾风号》。

上周,《壮志凌云2》的票房超越《泰坦尼克号》,成为历史上北美总票房第七高的影片,同时也是派拉蒙影业有史以来北美票房最好的作品。当然,《泰坦尼克号》当时的平均票价只有如今《壮志凌云2》的一半左右。

上周末,除了《杀手疾风号》外,来自环球影业的喜剧片《复活节》(Easter Sunday)也在3175家影院上映。该片原本计划在今年复活节档期上映,却不知具体出于何种原因,被推迟到了八月上映,显得相当突兀,结果只拿到525万美元周末票房,排在周末票房榜第八。

不过,该片在尊重外来文化这一点上,倒是与《杀手疾风号》形成了鲜明对比。影片讲述一位喜剧演员在复活节期间回家与亲朋好友共度佳节的欢闹故事,背景设定是在美的菲律宾人社区,幕前幕后班底确实做到了“原汁原味”。担任主演的脱口秀明星乔·科伊(Jo Koy),父亲是当年驻扎在菲律宾美军基地的大兵,母亲就是土生土长的菲律宾人。出生在华盛顿的乔·科伊,从小正是在美国菲裔社区长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本片故事颇有其自传色彩。而演员班底中也有香港出身的欧阳万成、夏威夷出生的菲律宾裔名模蒂亚·卡雷尔等多元化构成,导演杰·钱德拉舍卡(Jay Chandrasekhar)则是泰米尔裔美国人。

据说,该片是在2018年的《摘金奇缘》票房大获成功后才通过立项的,希望能够在菲裔社群中加以复制。但从票房结果来看,这种尝试显然并不成功。影片在“烂番茄”上只有45%影评人好评度。《复活节》的“原汁原味”虽然获得了影评人的肯定,但还是输在了笑料和故事缺乏新意上。

说到“原汁原味”,上周末好莱坞相当引人关注的一则新闻也与此有关。一部名为《古巴的艾丽娜》(Alina of Cuba)的独立电影宣布立项,导演是西班牙人米盖尔·巴登(Miguel Bardem),编剧是写过《摩托日记》的约瑟·里韦拉(Jose Rivera)。片名中的艾丽娜,指的是艾丽娜·雷布埃塔(Alina Revuelta),她是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非婚生女儿,10岁时才知道父亲的线岁时选择乔装逃离古巴去往西班牙。一直以来,她都是自己父亲和古巴政权的强烈批评者,反倒和叔叔劳尔·卡斯特罗关系较为亲密。

引发争议的,是即将在电影中饰演卡斯特罗的好莱坞演员詹姆斯·弗兰科。少年成名的他,近年来因为卷入性丑闻而渐渐淡出大众视线,但这一次让他来演古巴领袖,最先提出反对意见的,却并非是好莱坞女性权益团体,而是哥伦比亚出生的好莱坞演员约翰·雷吉扎莫(John Leguizamo)。混迹影视圈多年,雷吉扎莫的名气或许比不上詹姆斯·弗兰科,但其实很早就凭电影版《马里奥兄弟》里的路易吉一角为广大观众所知。他还参演过《情枭的黎明》《红磨坊》《疾速追杀》等片,还曾为《冰川时代》系列里的树懒配音,可说是活跃在好莱坞的拉美裔演员中的佼佼者。(注:詹姆斯·弗兰科其父道格拉斯家族为葡萄牙裔和瑞典裔美国人,其母贝丝蒂家族则是俄裔犹太人,均不是广义上的拉美裔)

在雷吉扎莫看来,好莱坞向来有着让白人演员来饰演拉美裔角色的恶劣传统。“他们让查尔斯·赫斯顿演了墨西哥人,让埃里·瓦拉赫演了墨西哥人,让艾尔·帕西诺演了古巴人和波多黎各人,让本·阿弗莱克在《逃出德黑兰》里演了拉丁人……那是我曾经见证过的一个时代,那时候的好莱坞,拉美人没法在银幕上扮演我们自己。对于拉美裔演员,会有人让你改名字,改得更像白人,会有人好心叮嘱你少晒太阳,因为只有白皮肤的拉美裔演员、只有看上去像是白人的拉美裔演员,才能接到活儿,但也不会是什么主要角色。因为,让拉美裔来当主角的话,他们担心那电影肯定就不能卖座了。”

因此,他呼吁今时今日,好莱坞实在不该再继续如此了。“不不不,挪用属于我们的故事,绝不能再这么做了。我已经受够了。弗兰科不是拉丁人。”雷吉扎莫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美国网络上围绕究竟该不该让詹姆斯·弗兰科饰演卡斯特罗,迅速产生两种意见。关键时刻,故事里的原型艾丽娜也站出来说话了,强调自己百分百支持弗兰科饰演自己的父亲。而该片制片人也公开指出,弗兰科的父亲来自葡萄牙,家族中本身就有拉美人成分,所以光从基因、家系等角度来说,雷吉扎莫认为他不是拉丁人的说法,本就站不住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